当前位置 >> 今视网 >> 景德镇频道 >> 时政新闻

江西乐平一幼儿园遭强拆 百名幼儿入学成难题

jdz.jxgdw.com2014-02-13 16:39 来源:今视网景德镇频道

    乐平东升幼儿园教师抵制强拆

     

    乐平东升幼儿园

      今视网2月13日景德镇讯(记者黄益华):时下正是开学季节,此时江西乐平市的朱女士却犯起了难。她的外孙女在乐平东升幼儿园读学前班,因幼儿园正面临强制拆除,小孩面临失学、转学的困境。

      与朱女士遭遇同样困境的还有几百名家长,以及幼儿园内二十多位教师,因该地块要兴建楼房,幼儿园要被拆除,但新的校舍未得到妥善解决,几百名幼儿与教师即将面临失学、择校、失业。

      2月12日下午,拆迁队伍对乐平市洎阳街道城郊村下属的节日灯厂厂房进行拆除,租用部分厂房的东升幼儿园也在被拆之列。拆迁人员对幼儿园外墙进行拆除时,遭到幼儿园内教师的强烈阻止。

      据了解,乐平市近年为建设老城区历史文化街区,对老北街棚户区进行拆迁改造,拟将东升幼儿园附近地块安置拆迁户。乐平市房管局房屋征收办主任汪登金告诉记者,2013年7月老北街棚户区开始改造,8月通知东升幼儿园搬迁,幼儿园负责人同意搬迁,并租用原市妇保医院大楼办学,但不知何种原因,幼儿园至今没有进行搬迁。

      幼儿园至今没搬迁核心问题在于妇保医院不肯将原办公楼一楼租给幼儿园,使幼儿园不能顺利开学。

      幼儿园租用的房屋业主为乐平市洎阳街道城郊社区居委会,居委会负责人表示,节日灯厂约有5亩左右土地要进行拆迁,经项目部领导协调,妇保医院同意将该医院原办公楼出租给东升幼儿园。为此,该园答应搬走,先行租用并装修了原妇保医院二三楼,准备搬进新校舍。

      对于东升幼儿园迟迟未搬进新校舍的原因,该居委会负责人认为核心问题在于妇保医院不肯将一楼租给幼儿园,使幼儿园不能顺利开学。妇保医院搬走后将一楼建成社区服务中心医院,有人说是要留下这块社区医院的牌子,以应付省里的考核检查,另外还可以得到省里的补助资金。

      幼儿园负责人认为妇保医院出尔反尔,社区医院服务半径重叠,造成资源浪费。

      对幼儿园不肯搬进新校舍的原因,幼儿园负责人解释称,因原妇保医院原本答应将一至三楼租给幼儿园,后来只让租用二、三楼,一楼继续办社区医院,然而,作为一个在全市具有相当影响力的民办幼儿园,如果只能和医院在一起办公经营,对幼儿园的正常管理工作势必带来致命影响,试想如果一楼医院敞开接待病人,二三楼幼儿众多,季节性传染疾病的滋生就难以预防和避免,将给众多幼儿带来极大的安全隐患,最后该园只能面临被迫关门甚至倒闭,该园装修投入的20余万元资金也会打水漂。此外一楼作为联盟社区医院,群众就医半径与市中医院和第二医院重叠,造成极大的资源浪费,毫无存在必要。

      采访中,记者从相关部门得到了一份乐平市政协委员郑冬平等三人在2014年乐平市两会上提交的《关于要求市联盟社区医院合并或搬迁的建议》,认为联盟社区医院与市中医院、市第二医院服务半径重叠,而市中医院内又设有景丰门社区医院,市二医院具有社区服务功能,建议联盟社区医院撤销,其基本医疗服务由景丰社区或市第二医院承担,以节约社会公共资源。

    在老师强烈抵制下仍被强拆的学校围墙

     

    拆迁通告

      妇保医院院长彭金香称不能随便撤销,未来联盟社区肯定会搬走,原医院大楼将变卖。

      乐平市妇保医院院长彭金香解释称,联盟社区医院门诊量不大,每天接待约20个病人,但其担负着基本医疗服务,不能随便撤销。另外因新妇保医院建设造成巨大的资金缺口,未来联盟社区肯定会搬走,原医院大楼将变卖。

      因与妇保医院未能达成一致,新校舍一直不能搬迁使用,而几百名幼儿即将入学。幼儿园教务主任王女士表示,现在拆迁队伍每天在幼儿园周边挥舞着铁锤,已经把幼儿园的围墙砸了几个大洞。作为一名幼师,我们不希望稚嫩的童心被冰冷的铁锤敲碎,只希望他们能有一个温暖的学习环境,能快乐健康地成长。

      东升幼儿园负责人表示,幼儿园一定大力支持市政府的搬迁建设工程,但也希望有关部门能妥善做好幼儿园新校舍的安置工作,让几百名幼儿有个好的学习环境,让民办教育健康发展。

      记者手记:面对拆迁几十名老师几百个娃的路在何方?“明星”幼儿园发展将何去何从?

      一张拆迁通知,乐平东升幼儿园的几十名老师、几百个娃顿时成了“无家可归”的流浪人,他们即将面临的是失业和失学。在城市现代化发展的进程中,这股“渺小”的力量似乎只有被动接受的结局!然而面对“强拆”背后的发展,似乎牵动着更多人的心——老师到哪教书?孩子去哪上学?

      诚然,城市需要发展,社会也同样需要进步。乐平市政府拆除老街旧舍为乐平万千无房户圆“安居梦”的初衷绝对是无可挑剔,值得赞扬。抛开此次拆除幼儿园问题不谈,在乐平老百姓的心中,不难想象乐平市政府大力建造安置房的做法也真正做到了“体民情解民困”。但是,乐平东升幼儿园的老师阻止政府拆迁的行为错了吗?

      我想此次事件的所有当事人都会给出一个明确且坚定的答案。作为旁观者,我们不难看出老师们阻止拆迁的“心酸”初衷——他们需要生活,他们的学生同样需要接受教育。失去了校舍,他们生活和接受教育的正当权益将失去了唯一载体!

      在这里,我们暂且不去评论谁对谁错,在这个问题上也很难去判断是非对错。作为当事双方,政府和幼儿园的承办人是不是应该心平气和的坐下来,认认真真的为这些孩子做点什么呢?

     

编辑:王元琴